要给炮哥生猫咪

全职高手双花本命,沉迷买买买,无心事生产!

【2017HB2张佳乐】[双花]《相册》

张佳乐生日快乐!第一次给你庆生!希望以后都能给你庆生啊!


当傍晚夕阳照进卧室的时候,张佳乐终于醒了。

他跟孙哲平前阵子接了个调查鬼楼的任务。本来想着只是个简单的闹鬼事件,没想到那鬼楼地下别有洞天。有歹人在下面挖了个血池养小鬼。那小鬼凶恶无比,饶是他跟孙哲平这样身经百战的修者也差点折在那里。

最后历尽艰险,他们好歹是活着出来。人累了个半死挂了满身彩不止,最严重的问题是,他们俩的共生魂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为了斩杀小鬼损耗了过多的灵魂力。孙哲平的落花狼藉甚至直接陷入了沉睡。

为了能让俩人的共生魂能得到更好的休养,他们一致决定先返“家”再说。

所谓的“家”其实是荣耀修者联盟所提供的一个住所,为了方便联盟成员的修行,“家”的位置特地挑选了在没有受到现代文明社会侵扰的深山老林,灵气充溢汇聚的地方依山而建。

在经历了转机转车一路颠簸之后,张佳乐跟孙哲平终于在昨天抵达了目的地。

 

累到快要嗝屁的两个人才进家门,把行李一扔,也不管满身的沙土,直接挪进卧室往床上一扑就睡的不醒人事了。

要说这地方不愧是联盟精挑细选的福地,只是睡一觉的功夫,张佳乐就感觉自身的灵魂得到了充分的滋养。同时也感觉到沉睡在他灵魂深处的百花缭乱,正透过自己的身体贪婪的吸取周遭飘浮着的丝丝灵气,连对他的召唤都极尽敷衍。

知道百花缭乱没事,张佳乐也就放心了。他抬头看了看,发现孙哲平没在身边。偌大的床上此时就他一人。张佳乐翻身下床,屋里静悄悄的,他猜测大孙八成是出门了。

也对,难得回来一次,按照规矩是要第一时间向联盟上缴任务记录手册和汇报在外面遇到的特殊事件。昨天回来光顾着睡,也没人想起这茬。看来大孙不是被抓去教育了,就是主动‘自首’去了。

算计着孙哲平还没这么快回来,张佳乐闲来无事就在屋子里转悠了起来。他们也有好些日子没回来了,现在张佳乐是见什么都觉得倍感亲切。只见他一会到从厨房转到客厅,一会从客厅转到书房,怎样说始终还是觉得在自己家待着最舒服。

就在张佳乐打算从书房转悠出去的时候,一本相册却突然从书柜上掉到了他的脚边。张佳乐捡起来一翻,第一页就是一张两个孩子的大头照。

那是一张他跟孙哲平孩提时代的合照,记录着二人初次相遇的情景。两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却有着不一样的表情。一个不苟言笑,表情冷漠得仿佛看破红尘。一个笑得春光灿烂,手勾搭在对方肩上,显得单纯又满足。

看着自个小时候的照片,张佳乐都不觉要叹一声“时间飞逝”啊。他捧着相册窝到旁边的沙发上,一页一页慢慢的翻着。

那时候他们的师父已经是一对联盟口耳相传的冤家,每逢见面不来一场斗法都要互损一番。更加让人无语的是,他们似乎非常喜欢互相比较。从修为法术到衣着吃喝。而自从有了徒弟之后,孙哲平和张佳乐更加是他们之间互相比较吹捧的对象。当初拍这张照片的理由,张佳乐隐约记得好像是两位师父对自家徒弟谁比较可爱的一次比较。

一想到那两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张佳乐就忍不住想笑。

 

“想什么呢?笑这么猥琐的。”突然孙哲平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把张佳乐吓了一大跳。

“卧槽孙哲平你走路不带声的吓唬谁啊!”

“看的啥?”孙哲平从背后把张佳乐圈进自己怀里,拿过他手上的相册也跟着一起看了起来。“啧啧,你看看你那时候一脸欠了你几百万似的,谁能想到现在见天笑的跟个二缺一样。”

“你也不看看你那傻乐的样!就是个屎蛋子都没擦干净的笨蛋,蠢死了。”

“爷高兴!”不服张佳乐对自己的形容,孙哲平才说完就啵的一声在张佳乐脸上亲了一口。

“去你的。”张佳乐推开他,有些恼羞的低下头。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微微泛红的耳尖不知怎的心情特别畅快。

“话说你到底是怎么遇到你师傅的?”一手抱着张佳乐,一手继续翻相册,孙哲平突然这么问道。

“他卜了个卦,卦象显示他一直在寻找的徒弟将会出现。然后就遇到我了。”

“哦,随手捡的啊。”孙哲平切笑一声。

虽然嘴上开着玩笑,但孙哲平搂住张佳乐的手却更是圈紧了几分。

张佳乐天生一对阴阳眼,右眼瞳孔的颜色要比左眼浅很多,孙哲平曾经听自己师傅说过,张佳乐是被父母遗弃在山坳间,才遇到了他后来的师傅。他师傅在捡到张佳乐之后,也曾去张佳乐附近的村子打听过,谁家掉了小孩。可是却没有人承认,哪怕张佳乐身上穿着和村子里的孩子一样的褂子。

张佳乐从出生开始就很少哭闹,但是只要他一哭,就必然会有事发生。小时候张佳乐也不懂为什么,长大了他才发现,那是因为每逢有人将死,冥界的使者就会来勾魂,看着跟常人不同的阴森面孔,哪个孩子能忍住不哭。

张佳乐的师傅也是见多识广的人,自然也懂这养的孩子在那么一个贫穷闭塞的小村落里,会被怎么样对待。看着村子里人人畏惧恐慌的眼神,他师傅毅然决然的抱着当时才2岁多的张佳乐离开了那里。

“有个问题我想问很久了。”虽然很早就知道张佳乐的往事,但是听到这里孙哲平不禁提出疑问。“你说你从小看到鬼都给吓哭的,咋看到百花缭乱就不哭了呢?”

“当然是因为我的百花缭乱帅啊!”张佳乐一脸理所当然。

“啧,从小就贪色。”

百花缭乱是张佳乐的共生生魂,过去曾是一只大妖怪的一缕残魂。失去了生前所有的记忆之后,停留在世间游荡了百年。无意中撞见被家人扔在山坳间的张佳乐,在他正准备要吞噬掉这个小孩的灵魂时,张佳乐的师傅及时的出现了。

“喂。”

“那后来呢?”

“后来就是我师傅瞎JB吹呗,这段我都不知道听他吹了多少次了。他总说他如何如何轻而易举又帅气潇洒的收复了百花缭乱,又如何如何发现了我,我是如何如何的天赋异禀,不哭不闹,他又是如何如何的发现到了我的天赋才能。还说我特别安静的瞪着一双异瞳看着他。”

“这还需要算卦呀,瞎子都能感受出你不是个普通孩子好吗。真是上山捡到宝,换了我我得立马把你收入囊中。”

“……你变态啊……”

不耻的骂着孙哲平的无赖,张佳乐对天翻了一个白眼。

要说起孙哲平,也是不得了。他是一支古老民族的后裔,在密文中那支已经凋零的民族名曰“斩鬼”。如果要追溯起这支民族的历史,最远甚至可以追溯到炎黄时期。传闻他们曾是黄帝座下的守夜人,嫉恶如仇,天神神力。不但能触碰冥府幽魂,更能手撕恶鬼。

在后来漫长的岁月中,他们的族人一支干着斩恶鬼除妖兽的行当。在这个圈子也算是相当的有名望。只可惜他们的族人不喜与人结交,行踪诡异莫测。并且严格禁止与异族通婚,久而久之自然就被历史的长河渐渐吞没了。

孙哲平的父亲就是现在为数不多的斩鬼人,而他的母亲则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然不清楚他们之间为何会在一起,但自打孙哲平出生之后他父亲就失去了踪迹,他是由母亲一个人单独抚养长大的。

本来他的母亲只想把他当成普通的孩子那样照顾,但孙哲平却是完全继承了父亲了血脉,天生就与普通孩子不同。知道这个孩子并非凡人,他的母亲在经历了多番挣扎之后,才下了决心,将年仅4岁的他托付给了现在的师傅。

虽然不如张佳乐那么坎坷,但孙哲平也是早早就离开了家人,这些年来聚少离多,亲缘淡薄。

所以就“家人”这个问题,始终是他们之间不愿碰触的角落。

 

“咦,怎么连这种照片都有?”张佳乐翻着翻着看到了一张小小的孙哲平亲小小的自己的照片,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谁抓拍的吧。”

那是他们第一次亲吻,长大后每次回忆起,张佳乐总觉得当时的孙哲平蓄谋已久占自己便宜。后者一脸无辜表示我们当年才4岁啊,哪懂什么意思。

 

当时联盟有个重大任务需要二人的师父一起执行,由于这个任务相当艰巨不能带孙哲平和张佳乐同行,师父们就把他们暂时留在了联盟。

难得遇到跟自己年纪一样的小伙伴,4岁的孙哲平显得相当兴奋。整天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张佳乐身后‘乐哥哥、乐哥哥’的喊个不停。

相比起孙哲平的热情,张佳乐就冷漠得多了。其实不是因为张佳乐讨厌孙哲平,相反,他挺喜欢这个活泼好动的小伙伴。但是从小因为眼睛的原因,哪怕跟在师父身边张佳乐也没少受人议论。行外人对于他的异常感到好奇和畏惧,行内人则对他的天赋感到嫉妒。看惯了旁人的白眼,张佳乐自然就对人热情不起来。

 

“乐哥哥!看!兔子!”张佳乐回头就看到眼前一张放大了的兔脸,被遮挡的视线外传来了孙哲平软糯糯的声音。“村子里的婆婆给我的,喜欢吗?”

“嗯,很可爱。”张佳乐伸手就要去摸,快要碰到的时候孙哲平把兔子抱回怀里。

“那你笑一个嘛~”孙哲平不懂为什么张佳乐老是面无表情,那张好看的脸上甚少看到喜怒哀乐。“笑一个送你玩。”

“那算了。”张佳乐偏头想了想掉头就走。既然不想给我的话,就不要勉强他了,看样子他挺舍不得的。

“哎哎,等一下!”孙哲平赶忙追上去。“乐哥哥,等我一下!等我!”

“怎么了?”张佳乐看着追上来的孙哲平,不解地问。

“乐哥哥,你是不是讨厌我?”好不容易找到能一块玩的小伙伴,可是张佳乐的反应让孙哲平感到很沮丧。

“没有。”张佳乐不知道怎么表达他很喜欢这个同伴的。他伸出手牵着孙哲平,慢慢往前走。

“把兔子放下吧,你要勒死它了。”张佳乐瞥了眼被孙哲平抱在怀里的兔子,挣扎着想要跑,奈何斩鬼人的气力太大,它无法挣脱。

“哦。”毫无犹豫的,孙哲平就松了手。似乎没有什么比张佳乐的话重要。

“孙哲平啊,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

“嗯?不会啊,乐哥哥哪里奇怪了?”

“就是,眼睛……不一样。”

“嗯,其实我也跟村里面的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因为我力气太大了。看!”说完,孙哲平轻而易举的把张佳乐举了起来。

“哎哎,好了好了,知道了,快放我下来!”猛地被人举起,吓得张佳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抓哪里,只能手脚在空中胡乱挥舞。

“然后他们都喊我怪物……都不和我玩……”把张佳乐放下,孙哲平低着头,声音闷闷不乐。

张佳乐抱住孙哲平,轻轻地顺着对方的背。这种事他从小就习惯了,没想到跟他同龄的孙哲平也一样。因为自身的特质不被外界了解和认同,受尽白眼。“没关系,以后有我跟你一样!”

“嗯!”啵,张佳乐毫无防备的被孙哲平在脸上亲了一口。

“你干嘛?”小小年纪的张佳乐不知道这个吻有什么意思,他只知道孙哲平把口水都蹭他脸上了。

“师父每次这样亲我,我、我就会觉得很高兴的。”孙哲平有点激动的握紧张佳乐的手。“唔……师父说他亲我也会很开心。”

“你有没有开心一点?”孙哲平眨着眼,一脸期待的看着张佳乐。

“……嗯,好像有点。”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在胸口翻腾,好像有点甜甜的,又有点紧张的感觉。

 “乐哥哥!你也可以亲亲我啊!”那时候的孙哲平比张佳乐还矮了半个头,现在他正努力地掂着脚仰起脸凑近张佳乐。

啾,张佳乐看着孙哲平越靠越近的脸,神差鬼使的亲上了对方的嘴。

“有觉得心情好吗?”孙哲平问。

“嗯。”感觉挺高兴的。

 

“你看看你,从小就流氓!”

“哎我当时不是一心想让你笑一个嘛。”孙哲平努力回忆。“后来你不也亲回来了么,没吃亏。”

“要点脸啊孙哲平,那是因为你说亲别人会心情好!我信了你的邪!”

“我没说错啊。”孙哲平一脸理直气壮,说完还在张佳乐唇上啄了一口。“开心!”

“我去……”张佳乐红着一张脸继续翻相册,嘴里嘟囔。“孙哲平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明明小时候那么单纯可爱,那个萌萌地喊‘乐哥哥’的小团子死在哪个次元了啊!”

“乐哥哥~”孙哲平故意捏着嗓子喊,张佳乐一身鸡皮疙瘩都被他喊起来了。

“我去!孙哲平你好恶心!”

“你不是想我这样喊你吗?”孙哲平显得很为难。“乐哥哥你好难伺候。”

“闭嘴!不许再喊!反差太大我接受不了!”

“哈哈哈哈哈哈,现在不是流行反差萌吗?”

“你不萌!”突然张佳乐眼前一亮。“哎哟我去,大孙你看这啥。”

“哟,这个都有拍下啊。”孙哲平回忆起了什么,语气有些庆幸。“这个可是终身难忘啊~”

“那是,差点长不大了。”张佳乐看着照片上抱成一团哭得脸都花了的两个人,心里万分感慨。

 

4岁那年,他们一起在联盟待了半多年,俩人的师父任务结束之后又各自带着他们天南地北的闯荡。偶尔碰上了也经常是你刚到达我就要走的状态,没说上几句话就分别。真正又待在一起,是在他们11岁那年。

 

那年联盟接到消息,在祖国西北出土了一个古墓。在开掘过程中,考古专家们发现棺椁是空的,而在棺椁下面发现了一个暗门。当时因为这个暗门,整个考古队都非常兴奋,认为这是一个新发现。所以整个考古队连同当地聘请过来的工人,一共十几个人聚在墓室里,等着暗门开启。

结果打开暗门之后,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先是在暗门开启的那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呼气声。就像有人在耳边吹气一样。接着人们发现,封着暗门的石板后面有一张人脸!眯着眼睛的样子,就好像在暗门打开前一直有个人站在下面,贴着石板想要观察对面的人。

然后,听到身后一声巨响。大家回头发现,站在最后的一个人正用铁锹一下一下的砸着站在他身边的人。被砸的人摔倒在地上,脑袋开了一个大口子,白花花的脑浆混着鲜血,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只见施暴者目光呆滞,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随着手里的动作,嘴里不断喃喃:“他出来了,他出来了,出来了,嘻嘻,出来了……”

等人们反应过来去阻止他的时候,被砸的人早就回天乏术了。

就在大家手忙脚乱的时候,有人发现原本用来封住暗门的石板不见了。人们一时间也顾不上找石板了,只能让那个通道就这么敞开,黑不见底的像一张怪嘴。

结果第二天起来,发现当晚负责守夜的几个人全都不见了。打电话联系不上,周围的树林村子都找了,没人看到他们。唯一还没被搜索的,就只有暗门通往的那个地方。

没有人愿意下去查看,大家都觉得太诡异了。主管的也拿不定主意怎么办,只能急忙往上报。上面就让联盟委派人去看看。

 

那时候张佳乐和孙哲平跟在师父身边几年,为了让徒弟边学边实践,这几年二人的师父接的都是比较简单的任务。这次想着是时候让徒弟往更高的层次去了,主动申请接下了这个任务。

只是当他们看到那个暗门的时候,两位师父都不禁皱起了眉头。

“哲平,你回营地等为师。”

“乐乐,你也回去。”

“为啥啊?不是说带我来开开眼吗?”孙哲平不解的问。

“下面的东西不是你们能承受得住的。”孙哲平的师父从背包里面拿出几样法器,把剩下的连同背包一起交给孙哲平。“回去。”

“孙哲平,我们回去吧。”张佳乐扯了扯孙哲平的衣服。经过几年的锻炼,他的灵觉越来越强大,本来深浅不一的双眼也统一变成浅浅的褐色。这正是他对另一个世界的东西感应越发敏感的证明。

从进入古墓开始张佳乐就感觉四周好像有无数双眼睛,冰冷又怨毒的恨恨的看着进入古墓的每一个人。恐惧感始终缠绕心头无法挥去。

到了暗门这里,这种被注视的感觉转变为从暗门里传来。那里仿佛有什么生物躲在黑暗之中窥视他们,趁人不备就会扑出来将人一口吞下。

孙哲平看看张佳乐,又看看自己师父。身为斩鬼一族,斩杀恶鬼是他们流淌在血液融进灵魂的本能。他自然也感觉到暗门下面的东西不简单,这更加激起孙哲平的本能,他甚至觉得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叫嚣着要去跟恶鬼决一死战。

只是师父说得没错,他承受不住。

“哼,等我再长大点,砍你们跟砍瓜一样!”孙哲平忿忿的瞪了那个黑乎乎的通道一眼,抱着背包和张佳乐离开了。

 

2天后,两位师父才从古墓出来。二人显得十分疲惫,脸色苍白。

“师父,怎么样了?”张佳乐担忧的问。

“解决了。”师父摆摆手示意没什么大碍。

 

原来,上面的那层古墓,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伪装。这里地势低矮周围的山就像屏风一样,挡住了外面的灵气,里面的也出不去,只能汇聚到中心最低的位置,慢慢就变成了‘死气’。这里就变成了‘养尸地’。而这古墓是有心人故意建在这里,目的就是为了‘养尸’。在这么凶险的地方养出来的尸,自然凶悍无比,火烧刀劈都奈何不了。

而原本应该回归极乐的亡魂,也因为古墓墙壁上的咒文被困在墓中。日日夜夜徘徊,逐渐形成怨气,化作厉鬼。

但是当师父们收复了厉鬼之后,却怎么都找不到应该在古墓里的古尸。二人认为既然是有人故意‘养尸’,那么尸体化凶之后可能就被带走了。能在墓中带走古尸而无视其中的厉鬼,可见这个养尸人肯定也是行内高手。

 

“乐乐,走走走,我们下去看看。”孙哲平对这古墓有着浓厚的兴趣,哪怕没有厉鬼没有僵尸,他也好想看看养出厉鬼僵尸的地方是怎么样的。

“不行!”孙哲平的师父斩钉截铁拒绝到。“古尸被带走只是我们的猜测,毕竟下面的墓比上面那个要大也要复杂得多。万一它藏在哪个地方没被我们发现,你下去就是羊入虎口,凶多吉少啊!”

“没错。我们已经让联盟再安排几个人过来,得对下面那层进行一次全面的搜查。”张佳乐的师父难得认同老对头的话。

“那我不就白来了吗?”孙哲平不开心了,孙哲平要闹了。

“怎么就白来了呢?你不是能和乐乐一起玩了么,你最喜欢的乐乐。”孙哲平师父说着还把孙哲平往张佳乐那边推了推。

“这是两码事!”孙哲平又羞又恼。11岁的孩子虽然还懵懵懂懂,但是有些感觉他是知道的。他很喜欢张佳乐,在分别的这几年他天天都想着张佳乐。

看孙哲平涨红着一张小脸,两位师父也就不逗他了。留俩孩子自己玩儿,二人回营地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休息去了。

 

“张佳乐。”看着两位师父逐渐走远的背影,孙哲平对张佳乐眨眨眼。

“就知道你坐不住,看。”回应了个心领神会的眼神,一直不吭声的张佳乐从裤兜里摸出了张图纸。

“我去!古墓地形图!真有你的。”

“快走快走,不然等下被发现了就去不了了。”

 

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沿途的守卫,成功潜入了古墓。

“害怕吗?”张佳乐问。

“有点。”看着眼前黑洞洞的暗门,孙哲平也不禁有些紧张的握紧了张佳乐的手。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没有师父的陪同下独自行动,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更多的是难以言喻的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和兴奋。

“没事,我带了雷符,真遇到古尸了看我劈死它!”张佳乐一只手揣在兜里,摸了摸他事先准备的一叠符箓。

符箓是修者必备的道具,不同的符箓有着不同的用途。雷符就是把符箓作为一种媒介,引来雷电。

相传对于刀砍火烧都不怕的僵尸来说,雷电是唯一对付它们的方法。

但是雷电又被分为五个等级。这个古墓中的僵尸有多厉害,要哪个等级的雷电对它才有效果,张佳乐心里还是没底。而且以自己目前的灵力修为来看,也是只能引来第一级的最普通的雷电。

就在张佳乐还满腹心事的时候,孙哲平已经率先进入了暗门。张佳乐也没空继续胡思乱想,深吸一口气赶紧跟上。

 

连接暗门的楼梯很长,而且好像呈螺旋状的走势,弯弯绕绕的不知尽头。而且越往下走越是阴冷,周围的墙壁好像会吸收光线一样,手电能照射到的距离越来越小。等他们终于踏下最后一个台阶踩到平实的地面上时,手电光变得只能照到身前2、3米左右的距离。

下面这层古墓通往主墓室的通道特别长,两边墙壁上满是凿刻之后用朱砂描画的符文。张佳乐辨认出其中包含了用于限制灵魂行动的锁魂诀和收纳阴气的聚阴诀。还有其他复杂得多的咒术口诀无法辨认。

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个不大不小的正方形的耳室,有的里面堆放了一些器具,有的是空的。

漆黑的古墓里面除了俩人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再没有其他声音。直到到达了主墓室,也没有遇到任何机关,更没有遇上古尸。

主墓室中间有个稍微高一点的台阶,上面摆放着一副石椁,厚重的棺盖掉落在一旁地上断成两节。四周的壁画记载着墓主人的平生。可惜原本艳丽的壁画现在多出剥落,墙上地上清晰看见不少划痕和大小不一的焦黑痕迹。

 

“看来师父他们是在这里跟那厉鬼斗了一场。”张佳乐环顾四周,他知道那些焦黑痕迹是由师父的雷术造成。

“嗯。”孙哲平认出那些纤薄而深刻的划痕是来自于自己师父常用的那把剑。

“乐乐,你在这里有没有什么感觉?”孙哲平站在放置棺椁的台阶上,回身问。

张佳乐走过去,刚踏上台阶心中突然警铃大响,一股恐惧和不安感油然而生,天生强大的灵觉警示着让他马上离开这个地方。“孙哲平,这里……”

话还没说完,突然从台阶地板下伸出一只干枯的手臂,猛地抓住了孙哲平的脚腕。接着,另一只同样干枯的手臂伸出抓向张佳乐。

张佳乐赶忙往一旁躲闪,狼狈的跌落到台阶下。

然后他看着台阶的地板不断碎裂翻起,一张干枯苍白的脸露了出来。

“古尸!”没想到师父没找到的古尸居然是藏在地下。孙哲平脚腕被抓跑不掉,现在眼见地上又冒出张这么可怖的脸,嘴里大喊一声,另一只脚就本能般的往那脸狠狠地踩了过去。

孙哲平身为斩鬼一族,天生神力,那张脸被他用力踩了一脚,干枯的皮肤就被蹭下来一大块,露出里面干瘪灰白的肉。嘴唇位置更是整块连皮带肉的掉了一块,露出白森森的獠牙。

抓住孙哲平的手没有因为孙哲平这一脚而松开,反而越抓越紧。长长的指甲划破了裤子刺入皮肤。

突然,那古尸像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猛地松开了抓住孙哲平脚腕的手。孙哲平赶紧麻溜的连滚带爬跑下台阶。

“没事吧?”孙哲平下了台阶之后就跑到张佳乐身边,把呆坐在地上的张佳乐一把拉起来。

“没、没事。”张佳乐惊魂未定,被孙哲平一拉稍微回了神。

只见那古尸之前抓了孙哲平的手吃痛般颤抖,脉络分明的手掌上滋滋的冒了一小股青烟。紧接着双手撑地,碰的从地下跳了出来。

嗷——————古尸大叫。

孙哲平和张佳乐捂住耳朵,只觉得随着它这一声嘶吼,整个墓室都在震动。

紧接着,那古尸死死盯着面前的两个小孩。哪怕它双眼没有瞳孔只剩下眼白,张佳乐还是觉得它的视线是那么怨毒。就跟之前跟师父来的时候,周围那挥之不去的视线一样。

“快跑!”顾不得再想其他,孙哲平拉起张佳乐掉头就跑。古尸飞扑而来,长长的指甲堪堪划过张佳乐的衣服。

二人在前面拼命的奔跑,古尸在后面紧追不舍。

由于人死亡后血液不再流动,肢体会变得僵硬。关节无法弯曲的僵尸靠的是跳跃扑人。而跟刚尸变的僵尸行动迟缓不同,尸体变异成崇的时间越久,行动越是敏捷,跳跃力也越是惊人。

眼看快要到通往暗门的楼梯,突然张佳乐的灵觉再次发出警告。

“快趴下!”

碰!孙哲平对张佳乐的话几乎是本能反应,二人刚低头,那古尸就擦着头顶飞扑而过。如果刚刚不是张佳乐提醒,估计他们两个的后脑勺现在已经被古尸的指甲刺穿。

避过了古尸的飞扑,可是出路也被堵死了。那古尸从地上爬起来又要再次扑咬。张佳乐眼见逃跑不是办法,拿出一张符箓砸向古尸,手指按照师父教的手法掐了个诀然后对着符箓一指。

滋——一道电流在符箓上闪过,打在古尸身上。

“是不是有点小?”张佳乐疑惑。

“是太小了。”别说是雷了,刚刚那闪一下跟闪光灯一样,还不如市面上卖的电击棒。

“先跑!”刚刚那下只能让古尸稍微停滞,张佳乐来不及施第二道雷诀古尸又要扑上来了,赶忙往回跑。

 

三步并两脚的跑回主墓室,这一来一回的紧张逃跑让这两个只有11岁的小孩开始吃不消。孙哲平还稍好一点,张佳乐摊在地上挪都挪不动了。

“张佳乐,快起来!”古尸已经步步逼近,再不跑就要被抓住了。

“跑、跑不动,呼~ 呼~ 我跑不动了!”张佳乐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孙哲、孙哲平,你先走!不要管我!”

“要走一起走!”

“再不走你也会死的啊!”张佳乐几乎是用尽全力喊出这句话,肺部由于缺氧火辣辣的痛。

“我、我……啊———— 我跟你拼了!”古尸已经来到墓室门口,正要飞扑而起。孙哲平举起旁边断裂的棺盖石板,用力的砸向古尸。

石板不偏不倚的照脸砸在古尸身上。可惜几百年的僵尸根本就不怕这区区石板。石板砸个粉碎,古尸依旧毫发无损。

而这一砸仿佛也让古尸找到了目标,直接就往孙哲平扑去。

孙哲平就地一滚躲过了古尸的飞扑,可惜手臂还是被抓出了一条血痕。

完了。

自古尸变的尸体内都是带有强烈的尸毒,像这种已经尸变几百年的僵尸体内的尸毒,可以在瞬间就让一个成年人毒发身亡。

以后都见不到张佳乐了……我也没有好好保护他…… 不知道我死了之后变成鬼可不可以继续陪着他?孙哲平不禁一阵悲凉,和张佳乐一起的各种往事涌上心头。

“大孙!它怕你的血!”就在孙哲平胡思乱想之际,张佳乐一声大喊让他回过神来。

没死?

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已经毒发身亡,可是孙哲平不但没有死,甚至连一点中毒的不适都没有。而且伤口也不像其他被僵尸抓咬造成的伤口一样发黑流出带绿水的血液。他流出的血液是鲜红的。再看看那古尸,因为刚刚那下手上全沾了孙哲平的血,正滋滋的不断冒着烟。

被张佳乐这么一提醒,孙哲平忍着伤口的疼痛,另一只手用力按压出更多的血,然后往古尸身上甩去。

嗷————古尸被血溅到的地方像被腐蚀一样滋滋的冒着白烟,痛苦得大叫。

“哈!知道我斩鬼一族的厉害没!”孙哲平不断的把自己身上流出的血往古尸上甩,一面就要拖张佳乐继续逃跑。

可是他刚站起,就感觉头晕目眩又倒了下去,这是由于失血造成的。

孙哲平甩在古尸身上的血没能对古尸造成太大的伤害,反而激怒了它。趁着孙哲平瘫倒在地上之际,飞扑过去。

“大孙!”张佳乐挣扎着爬起,用尽全身力气赶在古尸扑到之前拉开了孙哲平。

“好晕……”孙哲平软软的靠在张佳乐身上。他本来就受伤,加上刚刚为了攻击古尸又故意让自己流更多的血。如果再不救治,即使没有被古尸咬死,也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古尸刚刚飞扑孙哲平用力过猛,整只手臂插入了地板之中,暂时无法动弹。但是张佳乐明白古尸很快就会恢复行动,而他带着孙哲平肯定跑不过。无计可施,急得直掉眼泪。

这次看来是躲不过了。他现在追悔莫及,为什么不听师父的说话。也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弱小,保护不了自己也保护不了别人。

“你跑啊……能活一个是一个。”孙哲平虚弱的推了下张佳乐。只有张佳乐一个人的话,肯定可以在古尸恢复行动之前跑掉。而且古尸恢复行动之后第一个肯定是扑自己,也能给张佳乐争取点时间。

“少瞧不起人!”张佳乐突然把心一横,擦擦眼泪咬咬牙站起来,挡在了古尸和孙哲平之间。“我们一定能活着出去!”

往后张佳乐再回忆起,已经想不起当时他到底出于什么心态说出这句话。他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孙哲平不能死。

张佳乐手上捏着一道银色的符箓。这跟平时黄色的符箓不同,属于更高等级的珍稀符箓。里面灌注了制符人更多的灵力,可以使术法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师父曾经说过,雷诀的威力是由施术者的灵力决定的。灵力越强大的人,自然能召来越高等级的雷电。如果一个人他的灵力修为达到上仙之境,甚至能轻而易举地召来雷诀中最高等级的天雷。而除了灵力之外,也有人用燃烧自己灵魂力的方式召唤天雷。

既然自己灵力还没达到能召来天雷的地步,那么就燃烧自己的灵魂!只要能召来天雷,哪怕是这种百年的古尸,也能轻松消灭。

这次使用的雷诀能召来不止一道雷电。但是能召来多少,召的什么雷,全是未知之数。张佳乐只能拼尽全力,不惜燃烧灵魂力,只求召来的雷电之中有一道天雷。

张佳乐集中精神,把全身的灵力都调动起来。伴随着雷诀,不断的注入符箓。很快他就感到力不从心,整个身体的灵力已经被掏空。紧接着,借用灵魂力强行的催动灵力。

脑袋嗡嗡作响,全身都在剧烈的疼痛,那是灵魂力在燃烧被抽离所产生的现象。甚至到最后,张佳乐已经不知道自己掐的手诀是不是正确。只能在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用尽全力把符箓往古尸身上扔去……

接下来就只能祈求老天保佑……

 

后来的事,是师父告诉他们的。

其实当时张佳乐召来的天雷威力并不足以完全杀死古尸,不过也把古尸劈了个重伤,手脚被炸开的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后来是发现徒弟不见,而且又听闻古墓里面传出了怪兽吼叫声,两个知道大事不好的师父匆忙赶到现场,把半残的古尸打死,抱出了孙哲平和张佳乐送到医院抢救。

还好孙哲平虽然失血过多,但是没有生命危险。而张佳乐燃烧了自己的灵魂力,只能通过以后一点点的修复。好在张佳乐本来在这方面就天赋异禀,也就没有对往后作为修者做成太大影响。

那张抱头痛哭的照片,就是两个人醒过来之后在医院拍的。俩人的师父说要拍下来,好让他们记住这次胆大妄造成的后果。

虽然现在想起还觉得后怕,但是似乎对二人没造成多大警醒作用。

因为不管是在之后的修者工作上,还是感情上,两个人依旧胆大妄为,怎么高兴怎么来。

虽然用孙哲平的话说是张佳乐怎么高兴他就怎么来,但是张佳乐概不承认,拒绝背锅。

 

“没想到你真的召来了天雷。”孙哲平轻轻揉着张佳乐的头发,看着这个宁愿用命也要换自己一命的人,眼中满是深情。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嗯,你是我的张佳乐。”

“孙哲平你好肉麻!”张佳乐笑嘻嘻的伸手去打孙哲平,反而被孙哲平抓住了手,十指相扣,孙哲平轻吻了张佳乐的手背,深情而虔诚。

“多亏有你。”

 

不管过去还是现在,多亏有你,感激有你,让我能恣意妄为,快意人生。


评论
热度(34)
  1. 乐乐赐我好运吧比哈特要给炮哥生猫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更多内容请关注:【2017HB2张佳乐】[双花]2月24日活动流程汇总表

© 要给炮哥生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